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强行迷醉
强行迷醉

强行迷醉

师父冷冷地看着我昨晚奸淫纪香时所拍下的录影带,一言不发地由头到尾看了两次,最后才舒了口气,点着头对我道:“小子,你干得很好,录影带你自己收好,记着千万别给你师母发现。”接着便从凌乱的台面找来一只文件夹,道:“这是给你的报酬,好好享受一下。”说完已挥手示意叫我出去。

  我呆呆望着手上的文件:“依豆度假屋客户预订记录”,难道师父替我订了渡假屋吗?我看见文件当中有一页折着角,于是不及细想已翻了开来。那一页的日期是一个星期之后,而轮到预约姓名,我不禁惊呼起来,姓名栏上整齐地写上“上原多香子&今井绘理子&岛袋宽子&新垣仁绘”四个名字,而这班小娃儿足足预订了三天之久,亦即是说我足足有三天时间与她们好好亲热。

  我开始发现经营运动公司的好处,若我将这份资料卖给Speed的歌迷的话,我一定收钱也收到手软,不过我当然不会这般浪费,全因我要亲自尝尝一皇四后的滋味。

  ***    ***    ***    ***

  一星期后的今天,我已站在那度假屋屋后,原来今天是已解散的Speed的一周年聚会,四个女孩子当日已决定了要各自闯自己的路,并约定今日要好好重逢,疯了似的玩足这数天。仁慈的我当然会给予她们一个难忘的重逢,于是待猎物全走进度假屋内,已悄悄将度假屋的门窗通通锁上,软禁着这四只待宰的小羔羊,可笑的是她们仍忙着在屋内开着派对,一点也没察觉到危机的降临。

  我拔掉最后的电话线,由于师父的刻意安排,屋内已成为叫天不应、叫地不闻的绝妙环境,而我也是时候去享用屋内的美点。我由唯一的后门走入屋内,已随即转身锁上了门,令整间度假屋封锁成我的行宫。我淫笑着走入客厅之内,正在热烈庆祝着的四人看到我的不请自来,也不禁愕然地停下来。

  其中的今井绘理子已不禁道:“先生,这间度假屋是我们订了的。”我淫笑着由左至右细看着四个美人,无礼的注视已令上原多香子别过头不愿再看我。我已接着道:“我知道,我是来提供服务的。”

  新垣仁绘已好奇道:“我们却没有预订其他的服务?”我已笑着走近她们:“我提供的性服务可是免费的,但却不到你们不要。”说完已一把抱着她们当中最索的上原多香子,并将她按落在梳化之上。

  多香子发出了娇呼声,岛袋宽子已一个箭步冲到大门前,想拉开紧锁着的大门,最后当然失望而回。而我却凭着这一丝空间以牛筋将多香子的左手与左脚,右手与右脚紧绑起来。这种绑法的好处不单能限制被绑者的行动,而更能令被绑者的阴户与菊穴显露出来,令我不需解开绳子已可直接抽插她们的前后嫩穴,最适合我这种奸魔使用。

  我放下不能动弹的多香子,也不急于将她虐弄,已一把抓着想从我身边惊过的宽子的秀发。我恨她带头逃起来,重拳已轰在她的小肚子上,才将痛得虾米般的她依多香子的同一方式紧绑起来。仁绘与绘理子发觉势色不对,互相打个眼色已朝后门走去,可惜却发现到后门同样已被锁上,只好随手找来一枝球拍充当武器,再次面对我这绝世奸魔。

  我看着这对紧抓着球拍的姊妹花,已不禁笑着道:“我先警告你们,若你们敢以这鬼东西打在我头上的话,待会我就第一个奸爆她的小穴。”绘理子与仁绘四目交投,谁也拿不定主意,而我已乘机抓着仁绘的双手,硬拉扯到我的身边,再按在地上依同一方法紧绑起来。

  绘理子发出着哭叫声,以球拍一下一下拍打着我的头,我愤怒的掴了她一记耳光,已将她的娇躯紧按在一旁的台上,以牛筋绳绑起这最后的羔羊。

  我足足花了十五分钟才成功地制服这四名少女,不过之后可轮到我快乐的时候了,一想到这四名美人儿到底还有多少人仍是处女?我的分身已兴奋得硬直起来,待会我一定要用我的大鸡巴亲自找出答案。

  我冷静一下情绪,急忙从袋中取出摄录机,准备拍下待会的开苞大典。为了今次的庆典,我足足准备了五部摄录机之多,实行以前后左右,与高空五方位拍摄,定不会漏掉任何精彩的片段。

  终于轮到我快乐的时候了,我将四名被紧绑起的少女并排一致,细心比较着她们的样貌与身材,其中的多香子不愧为我的至爱,真的又索又省镜,待会我定要好好疼爱她,只希望她仍是处女吧!第二位的绘理子也差不了多少,至于宽子以及最后的仁绘,我都保证会雨露均沾。

  我本来想第一个就先上多香子,但最好的东西当然要留待最后才品尝,反正我有三天之多,足够我好好疼爱她数十次。淫邪的目光已落在绘理子的身上,已不期然记起,这婊子刚才用球拍打得我很爽,现在是时候轮到我爽一下,手已落在绘理子的衣领上,再狠狠将她的衣服撕开。我故意不堵塞着她们的小嘴,全因我要干她们时她们的惨叫声又或是呻吟声,其他同伴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绘理子知道男人的意图,慌忙扭动着身体,一边哭叫着,我却全没理会,双手继续用力,直到将扭动中的少女脱得清光。我的双手已爬落在发育良好的少女乳房上,玩弄着那精致可爱的小巧乳房,一张嘴对着那嫣红的乳头又是吸啜,又是咬噬,直弄得绘理子娇声四起。

  我飞快地脱去身上的衣服,决定速战速决,先征服了绘理子再说,全因后面仍有三位美人儿在等着我。经验丰富的我一下子已找到绘理子紧合着的肉缝,并将硬直的阴茎朝那儿对准,硕大的龟头已抵在少女的花唇上。

  下体传来了撕裂的痛感,绘理子感到男人火热的分身已经开始进入自己的体内。坚硬的肉棒挤开绘理子紧合的蜜唇,一寸一寸的没有少女的体内,令绘理子发出了难过的呻吟。

  我才开始想深入绘理子的体内已遇上阻碍,阻挡着我龟头前进的是一层薄薄的充满弹性的小膜,我却知道自己遇上了绘理子初次体验的象征,兴奋得吻上了绘理子的耳珠并道:“绘理子,我已顶上了你的处女膜,只要一穿过它,你就正正式式成为我的女人了。”绘理子虽然很想反抗,但现在她也发现到无论做任何事,也无法阻止处女的失去。

  我稍为抽出了肉棒,深吸一口气,将阴茎全力往绘理子处女的穴内送,粗长的鸡巴贯穿了绘理子宝贵的处女膜,尽入少女的体内。

  多香子听到绘理子发出失身的惨叫声,同时己发现到绘理子的阴户中同时流出了破瓜的血丝,而男人粗壮的阳具正一下一下抽插着绘理子的嫩穴,令绘理子发出了杀猪的惨叫。一想到自己将会面临同样的命运,多香子不禁心也寒起来。

  旁观的仁绘与宽子也有同样感觉,虽然明知不对,但其余三人也不约而同的希望男人越干越久,最好只集中干绘理子,将精力全花在她的身上。

  火热的龟头一下子顶到绘理子的阴道尽头,撞着绘理子那可爱的子宫小嘴,绘理子明知不应该,但也情不自禁的达到了高潮。处女的阴道紧紧挤压着我的阴茎,我却不停下胯下的动作,同时吻上了绘理子的小嘴,粗舌已卷入绘理子的唇内,吸啜着内里的小丁香。

  “你的朋友也等得很心急了,我就先填满你的可爱小子宫再去招呼她们。”

  绘理子亦感到男人已到达爆发的边缘,可恶的男人竟想直接在自己的体内射出,可惜自己已来不及阻止。

  “我要你一生体内都藏有我的精浆。”说完我便狠狠地将阴茎往绘理子的穴心一顶,将精液灌注进绘理子那可爱的子宫之内。男人火热的阴茎直接在自己的体内泄出一股暖流,令绘理子再次攀上了高潮,绘理子深深感受到男人的精液已满满注入自己的子宫内,难过得流下屈辱的泪。

  我将绘理子抱到梳化之上,让她稍为休息一下,已转身准备挑选第二位的受害者。多香子等三人清清楚楚地看到破瓜的血丝混和着白浊的精液,由绘理子被操得变得红肿的阴穴慢慢流出,只得祈求自己不是男人的下一个目标。

  多香子与宽子的祈求幸运地成为了事实,我一把抓起一旁的仁绘,正忙碌地撕着她的衣衫。我狠狠掷下仁绘最后的贴身内裤,抓着她的下颚往下一张,将半软的阴茎硬塞入仁绘的嘴内。仁绘看到我的阴茎上面仍满布白浊的浓精,还有绘理子失身时的破瓜血丝,惊慌得嘴也合不拢,只得任由我的阴茎在她的喉间抽插起来。

  我满足地自仁绘的小嘴内抽出肉棒,半软的肉团已重新充满了力量,成为一支九寸长的巨棒。我抓着仁绘的一双乳房,在不经过任何前戏之下便将硬直的阴茎狠狠插入仁绘的蜜穴之内,直送入仁绘的阴道尽头。

  同是紧窄的少女阴道却带给我令一种不同的感觉,令我知道仁绘在我之前已不是处女之身,我像发泄我的怒气般更凶猛地抽送着我的长枪,每一下的抽出也猛烈得翻出了仁绘阴道内的嫩肉,再狠狠的撞击着花心,令仁绘不禁娇喘起来。

  我的阴茎带给仁绘极大的快乐,但同时我的嘴却带给她另一种完全相反的痛楚,我将仁绘的一双乳房轮流地吸入嘴内,利齿已深深咬着她雪白的乳肉,在上面留下一道道利齿的烙印,间中我甚至以门齿夹紧她可爱的小乳头,又是咬噬又是拉扯,令仁绘难过得泪如泉涌。

  不过已有过性经验的仁绘比绘理子更为享受我的抽插,才一瞬间,已多次泄身出来,一直以灼热的卵精狂喷着我的阴茎。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当然会以我的精浆好好注满她。我大力扭动着仁绘的乳房,阴茎以大无畏的狠劲直插仁绘的穴心,抵着仁绘的子宫,喷出又多又浓的精浆,直到将她的子宫注满为止。

  仁绘的身体却做出与主人意志相反的行为,阴道肉壁紧紧挤压着我的肉棒,同时子宫小嘴则紧啜着我的龟头,以贪婪地吞下更多精液。

  我由仁绘的窄穴内满足地抽出肉棒,转身将多香子与宽子拉到面前。我将半软的男性分身塞入多香子迷人的小嘴内,同时迫宽子舔着仁绘与绘理子正流出着白浊精液的阴户,多香子意图避开嘴内那男人的丑恶器官,但是我却遍遍抓紧她的面庞,将残留在我阴茎上的精液,又或是沿自绘理子与仁绘的爱液,擦在多香子的小香舌上。

  “若你不肯吸的话,待会我奸你时我会令你为我怀孕。”看着多香子可爱的脸,我已不禁出言恐吓,因为我决定Speed的其他成员我操过后可以放过她们,唯独上原多香子如此可爱动人的美女我一家要彻底将她征服,让她成为我新一位性奴隶。

  多香子却不知道我的魔鬼念头,一听到“怀孕”,已不禁看着一旁的绘理子与仁绘,男人的精液确实已注满她们的子宫,而回想一下自己的日子,自己确实有非常大的怀孕可能性,只好服从地舔着男人的阴茎。

  我将重震雄风的阴茎由多香子的小嘴内抽出,多香子甜美的津液由嘴角间与我的龟头前端拉出了透明的丝线。我将多香子抱回原位,只因现在仍未是奸淫她的时候,我转身淫笑着迫近仍舔食着仁绘阴户间精液的宽子,我先将仁绘抱起放到仍是烂泥般的绘理子身旁,并以手指撑开少女的阴唇,确认里面的情况。

  没用的宽子舔了半天只不过才舔去了仁绘阴道外的残余精液,一点也没有吸出她子宫内的大量白浆,我冷笑着拍拍仁绘的脸:“你的好姊妹不肯吃掉你里面的精液,她定是想看看你怀孕的样子。”

  仁绘与绘理子想起因奸成孕的可怕,已不禁怨怒地瞪着宽子。我淫笑着走到宽子的背后,将她以后背式放在台面上,“我就代你们好好干爆这可恶的婊子,让她尝尝怀孕的滋味。”说完已揭起宽子的短裙,再拉下她的内裤,也不脱去她身上其他的衣服,已将硬直的分身直挺刺入宽子的蜜唇之内。

  阴茎穿过了宽子柔软的处女膜,破瓜的撕裂刺痛令宽子发出了哀号,失贞的处女血触目地由我们的接合处流出,显示出岛袋宽子的处女已毁在我的手上。我双手穿过了宽子的腋下,粗暴的撕开了她的衣衫,抓着她那一双刚裸露而出的乳房,借力抽顶着处女的蜜穴,阴茎硬挤开宽子紧合的阴道肉壁,深深开发着内里的每一丝空间。
下体撕裂般的痛楚令宽子痛得狂哭扭动起来,但是内里的紧窄感觉却爽得我舍不得停下动作,反而加快了抽插的动作,粗大的阴茎磨擦着宽子幼嫩的阴道,令宽子的身心都受到极之巨大的伤害。

  可怜的宽子初经人事,幼嫩的处女阴道却受到我残酷的狎玩,痛得双脚也合不起来,由阴户中流出的血丝已不再只是处女血,而是阴道破损的血迹。更可怜的是一旁的仁缯与绘理子看到她的可怜相,不单止不同情她,反而为男人打气加油,令男人更用力抽插着自己的嫩穴,令宽子不禁万念俱灰。

  不过当最痛的一刻过后,宽子的身体已渐渐涌出感觉,男人的阴茎每一下都顶到自己的花心,令自己的子宫深处产生触电般的快感。我亦察觉到宽子的表情已不再像刚起始时的痛苦,于是反转她的娇躯,再顺势撕去她身上剩余的衣服,然后抱起她以直立式狠狠的狂抽着,令宽子发出了一下下又响又亮的呻吟。

  我将宽子抱到多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