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铁道奸淫
铁道奸淫

铁道奸淫

果然不出我所料,失去两个妹子的打激令程嘉惠彻底抓狂。

  在接着的一星期内,她动员了所有的人力,翻转了城市内的每一个角落,誓要将我挖出来以救回两个妹子。

  可惜,她的努力始终白费心机,在这一星期中,我悠闲地躲在郊区的别墅之内,日夜狎玩调教着久美、惠美两姊妹,无论绳结、浣肠、鞭打、滴蜡以致正常的性交、强暴式的性交、口交、乳交、肛交,甚至两姊妹间的乱伦式同性恋式狎玩,数之不尽的花式我都一一尝遍,亦在她们身上开发出不少新的奸虐技巧。再加上了各式各样的春药,令姊妹二人彻底沉沦在欲望的漩涡当中。

  虽然久美、惠美也可算是极品的货式,但对于玩惯明星的我来说却少了一种优越感,虽然师父再三告介我不要轻举妄动,但是我最后仍忍不住悄悄外出。

  ***    ***    ***    ***

  半山区的别墅里正有一位年轻貌美的美人儿在等着我,香港有名的女歌星、明星我已干了不少,但我一直以未曾上过陈慧琳为憾,今夜就正好让我好好满足这欲望。

  我沿着大屋的水管爬上二楼,身影已落在二楼的平台上,刚巧碰到我期待已久的猎物正由浴室走了出来,我慌忙躲到一旁,同时打量着屋内的环境。陈慧琳刚刚做完一件她最喜欢的事,就是舒舒服服洗了个热水澡,只见她身穿着浴袍,懒洋洋地半躺在梳化椅之上,满足地看着杂志,享受着难得的假期,却丝毫没为意到危机已经迫近。

  我色迷迷地打量着陈慧琳浴袍之下的美好身段,那对雪白的双峰几乎破衣而出,加上一头性感卷曲的秀发,红润亮丽的小嘴,深深勾起了我潜藏的欲望,迫使我要去好好奸辱她。我飞快地拉开了露台的门,闪电般冲到陈慧琳所坐着的梳化前。陈慧琳从平静中惊觉到不速之客的入侵,张开了小嘴想呼叫,可惜我不待她发出声音,铁拳已抽在她可爱的小肚子上,再顺手一记耳光,将陈慧琳掴得躺卧地上。

  陈慧琳疼痛地按着面庞,丝毫没注意美好的春光已暴露在我的眼前,丰满修长的双腿无意识地扭动着,而在那雪白诱人的大腿尽头,则是一件性感的丝质小内裤,保护着女性的重要部位。

  我取出明晃晃的尖刀,轻拍出陈慧琳早已吓得发白的脸颊,以令任何人为之心寒的语气道:“美人儿想不想你美丽的脸多上一条性感的十字刀疤。”陈慧琳不禁花容失色,死命地摇着头,我得意地接着问:“屋内是否只有你一人?”陈慧琳慌忙点头。真是天时、地利、人和兼得,待会我定要操得陈慧琳叫个呼天抢地。

  陈慧琳稍为冷静一下情绪,已察觉到自己的这一身衣着必定会引起匪徒的进一步侵犯。我当然不会令陈慧琳失望,手已轻轻伸进她的浴袍之内,捏玩着她的美乳。“真是淫荡的婊子,连乳罩也不带定是想男人好好捏你的大乳房,就让我来成全你。”说完已双手用力,一边一只的把玩着陈慧琳的乳房。

  陈慧琳的双乳虽然不是十分之大,但最少也有33寸的Size,加上良好的弹性,实在令我爱不释手,令我非得好好摧残她不可。

  我以双指紧夹着陈慧琳的乳尖:“很挺吗?让我玩残她。”说完便以巨力将陈慧琳的乳头向左右两边不同方向扭转。

  看着我的手指深陷进陈慧琳雪白的乳肉里,令她白嫩的皮肤上满布我五指的红印,令我高兴得狂笑起来,并吩咐道:“我玩你的波,你吹我的萧。”说完已将硬直的阴茎递到陈慧琳的面前。

  陈慧琳望着眼前那丑恶的男性性器官,粗大得如同婴儿手臂一样,不禁吓了一跳。我看着陈慧琳那小吃一惊的动人姿态,不禁更倍得意:“你这淫娃不会告诉我你仍是处女吧?”可惜倔强的陈慧琳强忍着我施于胸前的揉弄,默不作声。

  我愤怒地赏了她一记重重的耳光,接着已更用力扭动着陈慧琳的胸前双丸:“我问你被人干过了吗?”

  强力的摧残令陈慧琳痛出泪水,却已不敢不答我的问题,只好以蚊叫的声音回答道:“干过了。”

  虽然已有所预料,不过我仍大失所望,只好接着道:“是哪个混蛋吃了你的处女猪?”

  陈慧琳边流着泪道:“大学时的男朋友。”

  我继续摧残着陈慧琳的双峰,已接着道:“你这淫娃定被干得很爽吧?”

  陈慧琳慌忙摇着头:“当时很痛。”

  我却笑淫淫地说:“可是待会我干你时,你定会爽得直叫春。现在先舔一下我的宝贝,我保证一会儿送你上高潮。”

  陈慧琳无奈下只好伸出小香舌,一下一下地舔弄着我的龟头,生涩的舌尖全扫落在龟头的敏感带上,令我几乎肯定陈慧琳没有口交过的经验。我冷冷地心里想:虽然前面的处女已没有了,但你身上其他剩余的处女我要全拿到手,并不忘吩咐道:“吸入小嘴内轻轻吸啜。”

  陈慧琳强忍着 心感觉,同时也希望早日完结苦难,于是听从我的吩咐,将我那粗大的阴茎轻吸入嘴内。“不时要吸入深喉。”、“用舌头扫抹炮身。”、“表情要淫荡一些,男人才有快感。”而我则一一指导着陈慧琳口交的技巧。

  看到陈慧琳淫秽地吸啜着我的阴茎,我终于无法再压下射精的冲动:“要射了,要全部吞下去。”说完便任由白浊的精液雨点般散射在陈慧琳的小嘴之内,可惜量实在太多,仍有不少的精液沿着陈慧琳的嘴角流下来。陈慧琳不希望男人的精液滴落到自己的身上,慌忙下只好以双手接着,令残余的精液在双手间形成了一个奶白的小水塘。

  我满意地点点头:“很好,现在先喝下嘴里的甜品。”陈慧琳只好忍着满嘴的腥臭将精液全吞下肚里去。我指指身后的摄影机:“现在走到摄影机的面前将手上的精液舔过干净。”

  陈慧琳直到现在才发觉到男人身旁的摄影机,惊得脸也发白,显然男人不止想玩过就算,还打算拍下片子留念。陈慧琳一想到刚才替男人口交的丑态和接下来将被强奸的情节将会完整地记录在带子上,不禁万念俱灰,无奈下只好听从男人的吩咐,一下一下地舔去手上的精液。

  我满足地待陈慧琳舔去手上的精液,便接着道:“脱去身上的衣服,躺在地上,张开大腿等我来干你。”越是倔强的少女我就越喜欢要她们送上门式的任由我奸辱。

  陈慧琳亦知道自己难逃受侵犯的命运,只好认命似地除下浴袍,脱掉内裤,静静地躺在地上。全身赤裸的陈慧琳就如一件完美的艺术品,令我的武器重新充满了力量,我淫笑着走到陈慧琳的面前,已将龟头抵在她的嫩穴上。

  事到如今,陈慧琳已放弃了一切反抗,哀求道:“求求你能戴上套子吗?”

  我淫笑一声,阴茎已在强大的腰力下尽入陈慧琳的体内:“戴套子?现在我的鸡巴不是正好在你的肉套子内吗?我月夜奸魔从来都是这样干女人的,若我宝贵的精液不能直接射入你的子宫内,你说多可惜。”说完已不理陈慧琳的苦苦哀求,强烈地抽送着腰肢。

  陈慧琳直到现在才明白到奸淫她的正是弄得满城风雨的月夜奸魔,只好希望不要怀有对方的种,想起那些因奸成孕的少女的悲惨命运,只好祈望这数天的安全期真的安全。

  我一下子就顶到了陈慧琳的阴道尽头,内里的情况显示出她亦有过不少性经验,但是却未曾尝过我的如此巨物。陈慧琳感到自己的阴道被塞过饱满,感到男人的阴茎比以往所有的男友更为巨大,硕大的龟头更重重撞击着未曾被触及过的花心,强大的快感令陈慧琳“呀”的一声叫了出来。
 我听到陈慧琳已忍不住发出呻吟,阴茎同时加快抽插的速度,边吩咐着身下的少女:“叫两声“也咩爹”来听听。”陈慧琳起初是迫于无奈,但接下来却越叫越顺,中日交集的淫声浪语随着我的猛烈抽插一波波的涌出。

  我感到陈慧琳的阴道已异常湿润,知道她已进入发情的状态,于是展开了全力的疯狂抽插。陈慧琳亦已忘了身上的男人其实正在强奸自己,投入得四肢紧揽着男人的身躯,男人每一下的抽插,都深入了自己的身体最深处,带给自已从未试过的快感,尤其是男人高明的技巧,往往令自己进入了狂喜极乐的境界。

  被激烈抽插着的陈慧琳终于攀上了快感的顶峰,将生命中的第一个高潮给予了正在奸淫自己的男人,同时心内不禁恨着自己的男友,由于陈慧琳的美貌与优越的身材,所以往往令她的男友一开始不久便已泄了出来,能抽过百下已相当不错,自己往往才进入状态,而男友却已败下阵来,不时要自己以玉手慰弄刚燃起的欲火。

  反观身上的男人却带给自己前所未有的快感,粗大的肉棒直进入自己的最深处,带出比自慰大数十倍的快感,男人的抽插又重又密又快,才五分钟已抽送了过千下,令自己的身体沉醉在男人的奸辱之下。

  我感受到陈慧琳的每一个反应,知道一直欲求不满的陈慧琳终于得到了期待已久的宝贵高潮,我同时吻上了她香甜的小嘴,吸啜着她的香舌。陈慧琳满足地将小舌头回伸进我的嘴内,同时互相交换津液。

  我将陈慧琳一次又一次送上欲望的顶峰,算来也是时间送给她一份难忘的纪念品。“我要你一生体内都藏有我的精浆。”才说完我最喜爱的对白,我已在陈慧琳的腔内注入我灼热的精浆。

  我以龟头紧密抵着陈慧琳的子宫口,任由白浊灼热的精液全注入陈慧琳的子宫内。虽然是安全期,但陈慧琳亦明白到实际上仍有受孕的危险性,只不过她已不能作出任何的反抗,只好任由男人以精液灌满她的身体。

  我感到自己的精液已满满地充斥着陈慧琳的子宫,心满意足地抽出半软的肉棒。突然失去紧夹着的肉棒,令陈慧琳的肉唇无耻地开合着,不断吞吐着我刚注射进去的精液。我取出相机替陈慧琳拍摄着奸淫后的全裸写真,尤其是那仍不断有精液流出的少女阴户,更是我的重心目标。

  我满足地收起相机,从袋中取出一条打了十数个绳结的幼麻绳,打算在陈慧琳的身上试试我刚开发出来的奸虐技巧。我将绳的一端绑在柱子之上,另一端则握在手里。我以手扣将陈慧琳的双手反剪扣起,再迫她站在绳子的中间。我将麻绳轻轻拉起,幼细的麻绳已穿个陈慧琳的大腿抵在少女的阴户上,粗糙的麻绳表面深陷入陈慧琳幼嫩的肉唇中,刺激令陈慧琳几乎站不稳当,要坐到麻绳之上。

  “抬头挺胸行过来。”我无视陈慧琳的苦况继续调弄着她。陈慧琳只好强忍着麻绳的磨擦细步向前,由于麻绳已深陷入了自已的阴唇内,所以陈慧琳的每一步也走得非常之慢。粗糙的麻绳磨擦着自己的嫩肉,陈慧琳也分不清是痛苦还是快乐,但是她的身体已告诉她正确的答案。

  才步行了两、三寸,陈慧琳身下的麻绳已被她的爱液泄得湿淋淋,不少淫蜜更沿着大腿流落地上,陈慧琳知道自己的反应瞒不过男人的双眼,只好强忍着耻辱勉强向前。

  陈慧琳的阴唇才碰到第一个麻绳结,她已情不自禁地发出了呻吟声,由于绳结的高度刚好卡着陈慧琳的阴户,令陈慧琳不能再作寸进,我只好按低绳子助她一把。陈慧琳见机不可失,于是快步走向前越过绳结,可是她快、我更快,我故意让陈慧琳走到一半,按着绳子的手突然放开,让麻绳结反弹打回陈慧琳的阴户上,绳结碰巧命中了陈慧琳的阴核,令少女的淫蜜更凶涌地狂泄出来。

  陈慧琳强忍着身体的快感,终于行到我的面前,少女身下的绳子早已沾满了无数少女的蜜液,尤其是那些半空中的绳结,更是湿得发亮。可惜我并未因此而放过她:“退后再行一次。”陈慧琳听得几乎面色发白,但是却不敢不从,只好慢慢退后,再试一次这种羞辱的姿味。

  由于麻绳已相当湿润,所以陈慧琳行起来比第一次加倍容易,陈慧琳正自暗暗心喜,却发现那可恶的绳结正好卡在自己的菊穴上。向前行磨擦的是嫩穴,向后退磨擦的当然是菊穴,陈慧琳感受到湿透了的绳结不断磨擦着自己的菊穴,无数源于自己的爱液重新抹回自己的身上,令陈慧琳加倍觉得羞耻。

  满脸通红的陈慧琳强忍着羞耻心,任由胯下的绳结来回磨擦着自己的嫩、菊穴,不断在绳子间前进后退,令那闪亮的地板满布着她湿淋淋的卵精爱液。

  我满足地放下手上的绳子,失去绳子的支撑,陈慧琳随即已倒在地上。我将疲惫不堪的陈慧琳轻轻抱起,放在一旁的餐台上,阴茎已以犬交式再次进入陈慧琳的嫩穴内。由于刚才的狎玩,陈慧琳的整个下体已相当之湿润,正好更方便我的抽插。我在抽插了五、六百下之后狠狠的抽出了阴茎,将那硬直雄伟的巨棒狠狠挤入陈慧琳的菊穴内,而陈慧琳就在括约肌的撕裂巨痛中晕倒过去。

  我满足地将精液注入陈慧琳的屁道内,并将破肛的处女血以及残留在龟头上的精液全抹在陈慧琳的俏脸上。看着仍昏迷不醒的美人儿,欲望迫使我来多最后一发。

  我以陈慧琳的一双乳峰紧夹着我的肉棒,便在她那深深的乳沟中来回抽送着阴茎,雪白柔软的乳肉紧密包合着我的肉棒,令我再难以作出任何的保留。白浊的精液再次喷射而出,全打在陈慧琳昏睡中的俏脸上,看到陈慧琳全身上下都布满了我的精液,我心底的欲望终于彻底发泄完毕,于是便一一拍下这些难忘的镜头,然后满足地收抬东西。

  ***    ***    ***    ***

  我以一贯的惯例沿着屋后的水管爬落地上,可能由于刚上了陈慧琳这种美人儿,令我的警觉性有不少下降。我的双脚才踏足地面,背上已感到一阵令身心为之麻痹的电震,我不由自主的躺在地上,耳边已传来程嘉惠那独有的甜美声音:“奸魔先生,陈慧琳好干吗?”可惜此刻听在我的耳中就如同摧命的乐章一样,尤其是那声音中的深刻恨意,令我更加后悔为何不听师父的忠告。

  我希望尽量拖延时间,让麻痹的手脚尽快回复知觉:“你为什么知道我在这里?”

  程嘉惠那婊子毫不注意的笑了笑:“你想拖延时间吗?我告诉你,没有半小时,你休想动得了一根指头。我也不妨告诉你,陈慧琳是乐坛难得的美女,依你的性格你会将她放过吗?你干那骚货的声音隔半里也听到,我怎会发现不到?”

  我不禁摇头苦笑:“你故意让我干陈慧琳?”

  程嘉惠娇笑道:“我是在满足你的最后愿望嘛。”接着玉脸转寒:“现在轮到你回答问题了,我的两个妹妹在哪里?”

  我轻轻摇头以示不说,程嘉惠无情的耳光已重重打在我的脸上,程嘉惠冷冷地说:“口硬是最不智的,若你再不说我就把你阉了,然后脱光,再挂在青马大桥上,让所有人欣赏一下无鸟奸魔的下场。”程嘉惠见我始终不为所动,转头已取来迫供的道具。

  我不禁一呆,因为我认得那是我的皮鞭与蜡烛。程嘉惠看到我的表情,已爽快道:“认得吗?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