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弄假成真
弄假成真

弄假成真

细小的酒店套房内,我的面前坐着一位长发的少女,少女大约廿二、三岁,充满曲型的办公室女郎风情,但身材美妙的曲线往往能同时令男人想入非非。

  “你就是李孝慈?”

  少女服从地回答:“是!”

  “就是你约我在此见面?”

  少女轻轻笑着回答:“久闻月夜先生的大名,我代表我的老板来是希望和先生谈宗交易。”

  我挥一挥手,示意少女入正题,隐藏在少女温顺外表之下的干练本色随即显现出来:“这是我们公司旗下最吃香的女歌星蔡依林,她正是由我们一手提拔出来,但最近依林却开始对本公司存有二心,加上她的合约期限将至,而我们却没有令她续约我们的信心,所以想拜托先生替我们弄些把握回来。”说完同时送上一张十万元的支票。

  我望也不望她手中支票一眼:“太少了。”

  孝慈随即笑道:“酬金是少了些,但是我们依林是当今最吃香的少女歌手,这种优差多少人愿意贴钱来做,难道先生不动心吗?”

  我冷冷的望了孝慈一眼:“你最好能给我记着,我只问问题,而从不回答问题,但我问的问题则一定要有答案,明白吗?”孝慈赶紧点头表示明白,我才丝丝然继续发问:“你今年多少岁?”

  孝慈被我的问题吓一跳,声线已发抖起来,但却不敢不回答:“廿二岁。”

  才廿二岁已这般狠辣,这个孝慈实在是只辣椒,不过如此年轻貌美,身材诱人的辣椒我也想尝尝:“还是处女吧?”孝慈已吓得只懂点头回应,心内十五、十六,不知我正打着什么主意。直到我示意孝慈致电给她老板,她才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来。

  “先生有不满意的地方吗?”

  我笑笑地回答:“有,就是你肯给的酬劳实在太少了。”我也不待对方回应已接着道:“不过也不是没有商量的余地。”

  对方随即喜出望外:“先生还有什么条件,请你说出来,若合理的话,绝无问题。”

  我心里暗骂了一声老狐狸:“我不太喜欢你指定我必须在蔡依林经期完后这几天动手。”

  老狐狸陪笑了几声:“我明白先生的意思,但依林今后仍需替本公司工作,所以真的不适合怀孕,正所谓有“经”无险,希望先生见谅。”

  “你所说的我亦明白,所以我亦给你一个折衷方法。”

  老狐狸连忙道:“先生请说。”

  我望望身边的孝慈:“我要你的美媚女职员陪我玩一晚,我不能在依林身上做的,就以她来代替,明白吗?”

  老狐狸尤疑了一会,最后终于接纳我的提议。

  孝慈一时间仍未清楚自己已变成我酬劳的一部分,但当醒觉到时就已经太迟了。我紧紧将孝慈按在床上,双手已在她身上不断摸索起来,我的手由她的迷你裙脚直伸入孝慈的大腿根部,扯下她深紫色的花边内裤,同时我发硬的阴茎已抵在她紧合的阴唇上。我不停扯去孝慈身上仅余的衣物,最后被我紧压在床上的少女躯体只好赤裸裸的等待着奸污的命运。

  我抓着孝慈的一双乳房,阴茎已同时硬挤进孝慈紧窄的阴道内,我感到龟头刺穿了少女体内的处女膜,失贞的鲜血由我俩的接合处流出,我以“老汉推车”

  持续着抽送的动作。孝慈乌黑油亮的秀发衬托着雪白柔美的躯体,分外刺激着我的欲望。

  我每一下的抽插也令龟头深陷孝慈的体内,处女阴道的紧迫与挤压带给我一流的享受,在我的巨力之下,孝慈的乳房已一片瘀青。

  我深深的将阴茎往孝慈的体内一送,龟头已撞进孝慈的子宫深处,强烈的快感令孝慈泄身起来,灼热的卵精由子宫深处不停洒落到我的龟头上。我拉起孝慈令她盘坐在我的身上,这种姿势令我的阴茎能更深入孝慈的体内。

  我的阴茎一下子已顶到孝慈的子宫尽头,孝慈张开了小嘴呻吟着,只感到自己体内的空气像要被我强烈的抽插迫出体外。

  我闪电的封闭了孝慈的小嘴,粗舌同时已卷进孝慈的唇内,猛然拉扯着她的小香舌,同时互相交换着津液。我一手紧揽着孝慈的一双乳房,而另一手则不停揉动着孝慈的阴核,令孝慈产生出连绵不绝的高潮,不断收缩痉挛的阴道死命的夹着我的阴茎不放。我每一下插到孝慈的最深处时,同时将阴茎向横一扭,令龟头如毒龙钻般猛烈磨擦着孝慈的子宫壁,同时深陷孝慈的子宫内。

  经过了近千下的抽插我也同时接近临界点,于是再次将孝慈紧压身下,同时伏在她耳边说:“是时候给你记念品了。”

  孝慈闻言竟猛烈挣扎起来:“不要射到里面,今天是危险期。”

  但是孝慈的这句说话反而为我加入新的动力,阴茎的抽送同时达到了最高的速度,每一秒也重复着连击般的速度,每一下也直插入孝慈的子宫尽头。

  我将孝慈的娇躯紧紧抱着:“我要你一生体内都藏有我的精浆。”同时激情已化作强烈的喷射,白浊的精液不停打在孝慈的子宫壁上。尽管泪流满面的孝慈如何不愿意,她的子宫仍无视着主人的意愿,不停收缩蠕动着,以吞食更多的精液。

  我轻轻抹去孝慈眼角的泪水:“为我们的宝宝想了名字吗?”同时将最后一滴精液全射入孝慈的子宫内。

  孝慈只感到刚才射入体内深处的暖流慢慢与身体结为一体,知道自己已离不开因奸成孕的宿命,眼角再次流出屈辱的泪水。

  ***    ***    ***    ***

  辅仁大学的门外,停迫着一部全黑色的房车。上完了一整天课的依林已疲惫不堪,匆匆跳上房车稍作休息,同时问:“孝慈姐,今天有什么工作要做?”

  身为经理人的孝慈正坐在扮司机的我的身旁,闻言眼内竟掠过一丝仇恨的光芒,但随即换上另一副笑颜道:“今天主要是到新的录音室参观,让你熟习那里的环境。”同时已反问后座的依林:“今天课程忙吗?不如在车里小睡一会。”

  依林闻言单纯的笑了笑,并说了声“谢谢”,便不再言语。

  被奸污后的孝慈将自己的不幸全归咎于依林的身上,相反对于奸辱她的我却千依百顺,成为我另一名忠心的性奴隶,而只求我能替她好好奸虐依林一番。

  车程不到十五分钟,依林已彻底熟睡了,但是倒与她的繁忙课程无关,全因通往房车后座的冷气已被我动了手脚,途中混入了催眠气体,所以依林很快已睡得不醒人事。

  ***    ***    ***    ***

  半小时后,依林终于苏醒过来。入目一见,发觉自己竟身处于一个布置得如同电车车箱一样的房间,自己的双手则被手扣锁起,吊在车箱天花板的扶手上。

  孝慈同时发现依林已醒过来,冷笑一声便走到依林的面前:“睡得好吗?”

  依林发现到四周环境不对劲:“这里是什么地方?孝慈姐你锁着我干吗?”

  孝慈笑笑回答:“我们在试新片的造型啊,你看不到四周的摄录机吗?还有我手上的这一部,一定能拍下你每一个的表情及反应。”

  依林不禁问:“试什么造型,为什么我接不到通知?”

  孝慈以平静得接近冷漠的语气接着道:“你不知道吗?片名就叫作“电车痴汉四度轮奸蔡依林”,是一部四级的大制作。看,男主角出场了。”
 依林顺着孝慈的目光一看,我亦适时走进房间之内。孝慈同时残酷的加了一句:“呵,忘了告诉你,男主角将由月夜奸魔先生担任,你待会记得好好享受一下。”

  依林听到我的名字,不禁猛烈挣扎起来,但手扣始终将她锁得死死的。我围着依林慢慢走了一圈,同时细心打量着即将受辱的猎物。

  依林今天穿了一套粉红色的衬衫,配上一套纯白的迷你裙。爽丽的秀发围在脑后缚成马尾,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衬托出秀丽的五官,不禁逗得我蠢蠢欲动。

  我慢慢迫近依林的背后,一手轻揽着她的纤腰,另一手已落在她的大腿上,反复来回磨擦。依林不断扭动身体反抗,但却做成她不断以臀部磨擦我的肉棒的局面。我的手沿着依林的大腿向上爬升,不消一会已抵达她的丝质内辈边缘。

  我隔着内裤不断磨擦着她的阴户,手指忽轻忽重的探索着,终于在内裤中央的位置找到了处女的肉缝。

  我以食指轻按在裂缝之上,轻轻震动磨擦着,同时揽着依林腰肢的手已改为伸入她的衬衫内摸索。我不用费多少时间已找到将娇嫩双峰包裹着的少女胸围,我的手沿着胸罩的底部轻轻探入,同时已将依林的嫩乳包容在掌心之内。

  正当我忙碌着的同时,孝慈也不甘示弱不停拍着依林的面部大特写,镜头不时更集中在依林的胸部或短裙之内。

  我的手指已夹着依林开始发硬的乳尖,同时揉搓着她软滑的乳肉,裙内的食指同时已伸进依林的内裤内,并且按上了少女敏感的阴核。

  不安与快感充斥着依林的体内,泪珠不断划过秀丽的面颊。我食指重重的按在依林的阴核上,同时吻上她性感的耳珠,轻轻吸啜着。依林的阴核已动情的硬突了出来,我同时加强了攻势,以中指不断磨擦她的肉缝,却不探进依林的肉洞之内。

  在依林乳房上的手经过连番的努力,终于扯开了依林的衬衫,露出了仍被胸围包裹着的年轻肉体。我轻轻拉起了依林身上仅余的乳罩,连同她的衬衫一同直推到扶手之上。

  依林的双峰已彻底的暴露在空气之中,我贪婪的吸啜着粉红色的娇嫩乳头,同时加快依林阴户间中指的磨擦。一丝丝微温的液体沾湿了我的中指,我以手指沾了一些拿到面前。透明的液体明显属于依林动情的分泌,我将手指递到孝慈的面前,示意她好好拍下,同时淫秽地吸啜着手指上的液体。

  依林的爱液充满着年轻少女的体香,我重重的吻到依林的娇唇上,同时将属于她的爱液,由我的嘴灌回她的嘴内。

  依林无奈吞下嘴来的液体,我的粗舌已乖机探进她的香唇之内,并将依林的小香舌紧紧吸啜着,同时互相交流津液。我的手也不闲着,同时已摸到依林短裙的钮扣旁。我将钮扣一一解开,失去束缚的短裙已沿着依林的双腿滑落地上,露出纯白的少女内裤。

  虽然说是纯白,但内裤早被依林如潮水般的爱液所沾湿,因而变成了半透明状。我再轻轻拉下依林仅余的内裤,雪白的少女躯体终于一丝不挂的展露在我的面前。我将依林湿透了的内裤拿到摄录机前,轻轻一拧,爱液源源不绝的自内裤内扭出。

  我满足地抛下依林的内裤,再次走到她的面前,一张嘴已将她布丁一样的乳房吸进嘴内,细意吸啜。而我的手也不闲着,我以食、中、无名指三指按落在依林的阴户上,以食指及无名指轻撑开依林的大、小阴唇,余下的中指则不停挑逗着依林的阴核。孝慈同时把握机会伏在依林的阴户前,细心地拍下我手指的每一下动作,与及依林的表情反应,镜头同时拍摄出依林仍属完壁的处女膜。

  我离开依林半软的娇躯,快速地脱去自己身上的衣物,然后再解开依林的手扣。

  失去手扣支撑的依林随即不支软倒在我身上,我将她带到一边的座位旁,要依林以双手撑着座位的椅垫,向后突出幼滑的臀部。我随即走到依林的身后,双手分开她幼嫩的大腿,露出依林被爱液湿透了的阴户,我正是要以犬交式替依林开苞。

  粗大硬涨的阴茎已抵在依林的阴户上,硕大的龟头已找着仍湿淋淋的少女肉缝,我以肉棒在依林的肉缝上不断磨擦,让她的爱液沾湿我的钢棒,同时双手不停揉弄着依林的